涨姿势、找福利、看电影尽在[且听风吟福利吧]
> 涨姿势 > 六腿兵团昆虫正在渐渐的被武器化

六腿兵团昆虫正在渐渐的被武器化

涨姿势

六腿兵团顾名思义就是有六条腿的昆虫,比如蜜蜂、蝎子等。

这些兵团可以组成蜂巢弩炮、蝎子za弹、虫洞牢笼……几千年来,军事战略家们一直把昆虫作为战争武器,不仅给敌人造成令人衰弱的痛苦,而且还传播致命的病原体,摧毁农业,意图造成大规模的痛苦、疾病和饥饿。

通过昆虫媒介传播疾病的效果非常显著。

六腿兵团昆虫

二战期间,日本生物战部队在中国城市投放了感染鼠疫的跳蚤和涂有霍乱的苍蝇,造成约44万人死亡。

1945年,日本军方还制定了在圣地亚哥传播鼠疫菌跳蚤的计划,但一直没有成功。

1989年,美国的生物恐怖分子告诉当局,他们正在加利福尼亚繁殖和释放苍蝇,而且这些生态激进分子将一直这样做,直到zf停止喷洒杀虫剂。

一旦这种毁灭性的害虫在当地立足,对加州水果的隔离、检疫将摧毁美国重要农业区之一的农作物,造成数万个工作岗位和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六腿兵团昆虫

1346年,金帐汗国将受瘟疫感染的尸体投进卡法城,尸体上充满了携带病菌的跳蚤,这是昆虫学战争的早期战例。

其实几千年来,六条腿的士兵一直被部署在前线折磨和驱散敌人。从《旧约全书》的记载(“我打发大黄蜂在你们前面,将亚摩利人的两个王从你们面前撵出……”——约书亚记24:12)到越战和其他战争,昆虫已经被有效的武器化了。下面是一些最可怕的例子:

蝎子闪电战

六腿兵团昆虫

2世纪末,罗马皇帝塞普蒂米乌斯·塞维鲁(Septimius Severus)正在从地方君主手中夺取美索不达米亚的控制权,据古代历史学家赫罗提安(Herodian)的描述,塞维鲁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场“蝎子雨”将会成为他计划的一大障碍。

当罗马军团向沙漠要塞哈特拉(位于今伊拉克境内)——控制丝绸之路商队路线的要塞——挺进时,国王Barsamia和他的公民们正隐蔽在40英尺高的城墙后面。

这些防御者们精心制作了装有蝎子的陶器“za弹”,这些蝎子在该地区非常普遍,而且非常危险,以至于波斯国王经常下令猎捕蝎子,并提供赏金,以确保商队的安全通行。

当地人深知,被这些蝎子蜇伤会造成刺骨的剧痛,它们的毒液会导致呼吸不规则、脉搏减慢、抽搐,偶尔还会导致死亡。

蝎子陶罐

蝎子陶罐

当塞维鲁的人马到达哈特拉城下时,蝎子za弹如雨点般落下,罗马铠甲之外裸lu的地方,最糟糕的是他们的脸和眼睛,都受到蝎子的惩罚。

由于这些六条腿的勇士的坚强防守,塞维鲁陷入了长达20天的困境,直到他的部队最终放弃战斗而撤退。

蜂刺炮弹

六腿兵团昆虫

伴随着能够抛射昆虫的重型有效载荷机械的发展,军事医疗的止痛方面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弹弓可以以碎石作为弹丸,而弩炮则可以抛射蜂巢,这改变了昆虫学力量在战争中的应用平衡。

欧洲历史上有很多关于蜜蜂巢和黄蜂巢被用作弹头的记载,包括在公海,蜂巢是清除敌舰甲板的敌人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

投掷蜂巢的机械的技术制高点出现在14世纪,它是随着一种类似加特林机枪的昆虫学前身的发展而出现的,这是一种类似风车的装置,它从快速旋转的“枪管”末端将稻草蜂箱射出。

蜂洞(Bee bole)

蜂洞(Bee bole)

作为“进攻部队”并不是这些带刺的昆虫在战争中唯一的应用方式。

欧洲贵族会确保他们的蜜蜂能随时用于生产蜂蜜或造成破坏。中世纪城堡的内墙通常都有凹槽,称为“蜂洞”(Bee bole),作为“六腿军团”的家。

恐怖虫洞

六腿兵团昆虫

19世纪布哈拉(今乌兹别克斯坦城市)的埃米尔(Emir)Nasrullah Bahadur-Khan以其虐待狂的性格而闻名,也许历史上对他印象最深的是当地人称之为“黑井”(Black Well)的地方。

根据西方历史学家的说法,这个洞有21英尺深,上面覆盖着一个铁栅栏,只有通过一根绳子才能深入洞内。这位暴君在“虫牢”(Bug Pit)里养着大量的昆虫,以确保受害者不断遭受折磨。

在这位施虐狂君主的六条腿奴仆中,最恐怖的要属猎蝽(assassin bug),尽管他们的八条腿表亲篦子硬蜱能造成受害者更大的痛苦。

猎蝽是一种英寸长的食肉昆虫,长有结实的弯曲的喙,用来刺穿猎物,通常是其他昆虫。

但饿极了的猎蝽也是能吃人的,尤其是数量众多时。

人们把这些昆虫的叮咬比作用热针戳刺,猎蝽会注射消化酶使猎物组织液化,从而在人肉中造成溃烂的疮。

虫牢(Bug Pit)遗址

虫牢(Bug Pit)遗址

Nasrullah Bahadur-Khan的狱卒描述了两名英国囚犯是如何被活活吃掉的,因为“他们的肉被啃掉,露出了白骨。”

用这两名狱卒的话说,Nasrullah“仁慈”地以斩首结束了他们的痛苦。

诱杀陷阱

亚洲巨蜂(Asian giant hornet)

亚洲巨蜂(Asian giant hornet)

利用昆虫来制造痛苦一直持续到现代。越战期间,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挖掘了一个地下暗道网络,使他们能够决定何时何地作战,有时他们会把黄蜂和大黄蜂的巢穴扔到美军阵地上,以便在发动攻击前打乱美军的防御阵线。

那些被派到地下暗道与敌人交战的美国突击队,经常会落入陷阱。

被称为“沟渠鼠”(tunnel rat)的排爆手在潮湿的暗道中摸索前行时,很可能就会忽略绊线而触发陷阱,使得地道顶部的暗穴被打开,里面的蝎子如雨般倾下。

越军还征召了被热带昆虫学家称为“地球上最凶猛的蛰虫”的亚洲巨蜂(Asian giant hornet)。

士兵们小心翼翼地将蜂巢转移到美国人使用的小道上,然后附加一个小型爆炸装置,当敌人经过时就会引爆。愤怒的蜜蜂会使士兵们陷入危险的混乱。

六腿兵团昆虫

越战中作为武器的蜂巢

美国军方则资助了一项研究计划,设计出一种装置,可以向敌人喷射蜜蜂的报警信息素,从而将当地的昆虫转化为凶猛的盟友。

这种化学信号的作用就像一个骑兵号角,煽动蜜蜂攻击。但这些“武器”从未被部署。

这提醒我们,虽然这些昆虫只是在展示它们进化出来的攻击本能,但人类才是决定是否利用这种力量来施害的最终裁决者,而自有时间以来,我们就一直在利用那些六条腿的战士去完成我们的残酷命令。

由于直接给出容易被删
请打开微信搜索“且听风吟”或“qtfyfuli”关注公众号获取
微信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涨姿势文章感兴趣

宅男女神推荐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