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找福利、看电影尽在[且听风吟福利吧]
> 其他 > 从未曾远去的叶家祠堂

从未曾远去的叶家祠堂

其他 来源:春申晚霞

深秋时节,本届中学同学百余人又聚,几位从一年级起读到中学毕业的农村同学忆起了小学时的叶家祠堂。

莘庄老镇横沥港沿沪闵路往东三华里,淀浦河桥西南畔,曾有一座规模甚是宏大的叶家祠堂。

时光追溯到1854年,14岁的浙江镇海人叶成忠(澄衷),因丧父、掇学、帮佣仍难以过日来上海谋生。初为杂货店学徒,后独自摇舢板在黄浦江上叫卖。

得积蓄,在虹口开设“顺记”杂货号,专卖洋货及五金零件。

后以“五金大王”称雄上海滩。时值美孚石油公司拟在中国打开火油市场,见叶忠厚诚恳,即托其代销致获利殊多。

叶又在汉口、九江、芜湖、天津诸通商口岸遍设顺记分支,开设钱庄108个,开办拥地400余亩的“树德地产公司”,置汽船百余艘办沿海及长江航运业务,在上海与武汉开办“燮昌火柴公司”供半个中国火柴之需。

1899年叶辞逝时财产达白银千余万两。

叶虽成巨富,从不奢侈挥霍,而是倾力于赈济、公益、慈善事业,兴建“怀德堂”、“忠孝堂”和“义庄”周济贫困者,在上海和家乡造桥、修路、兴办水利等。其辞世当年,在虹口置地20余亩并出资10万余两白银建“启蒙学堂(今澄衷中学前身)”。

叶临终前,嘱儿辈择民风淳厚、环境幽静处建祠堂。于是,就有了这叶家祠堂。

叶家祠堂

我们小辰光根本不晓得这些。我们只知道除了星期天和寒暑假,要到叶家祠堂读书去。

据《莘庄乡志》载,1895年,叶家祠堂是办过学堂的。先是由叶鸿英办私塾,1945年转为叶鸿初级小学,1947年停办。新中国成立后,翻身农民在此载歌载舞,庆祝翻身作主人,宣传党和zf的政策,开展“扫盲”。复又办起学校,先属梅陇中心小学分校,后属莘庄镇小学分校,称莘光小学。

我七岁上学时,感觉祠堂里阴森森的,传说夜里有“鬼”出没。琅琅读书声、稚嫩嘹亮的歌声、散课后学生的嬉闹声,才使这里显出生机和活力。从西门进去,中间是高大的厅堂,周围房屋作教室和教师办公室。

屋内地面均是方砖铺就,庭心里是当年少见的打格水门汀,我们列队、做游戏“踢三间”都不用划线。东西两侧各有一棵高大的桂花树,整个秋季满堂芬香。厅堂里摆着一张宽大的“乒乓桌”,实际上是移下来的祠堂大门。

我们排着队,每人轮流着打四个球,胜者可继续做“大王”。一次嬉闹中,我被同学冷不防推了一把,头部仰面摔在阶沿石上,鲜血满面,至今留有疤痕。

祠堂西侧有顺着清澈见底的河流铺筑的宽大的水桥。不过,水桥石很滑,多次有学生不慎滑入河中,故学校不允许小学生下去。

学校南侧没有围栏的烂泥操场上,常有看祠堂老人养的鸡鸭兔羊满世界跑,有时隔壁李家塘、陆家塘的耕牛也来凑热闹。

操场旁边,有男女两间厕所,开始直接大小便到几只粪桶里,后来改为水泥槽的,可以用水冲洗,臭气不冲天了。

祠堂东侧有陵园。南侧三米宽的三踏步石阶两边立一对大石狮,四周围有石质栏杆,每隔3米的立柱上共雕有26只小石狮。

1967年春,亲眼目睹破“四旧”者用铁棒洋镐撬开石板,挖掘以石灰糯米浆浇筑的坚固墓穴,刨出棺椁。

几番折腾,一具衣着光鲜、面容姣好的女尸被扒出,但不久衣裳、脸庞就暗淡了,不晓得她是叶家什么人,也不知道掘墓者取走多少随葬品。

此时,因“文ge”,学校的上课也不正常了。

在这祠堂小学里,我读了五年多书。再读了四年中学回乡务农,我重又走进叶家祠堂,借学校的手推油印机印制农忙“战报”。


叶家祠堂

1958年筑成新的沪闵路并开通公交徐闵线时,叶家祠堂正儿八经是莘庄与梅陇间的站名。其时,我们上上海(到市区)去,必定在这里乘车。

时光荏苒,1984年因沪闵路拓宽,并扩建淀浦河桥时,叶家祠堂终被拆除,近原址建造了一幢类似祠堂寺庙的建筑。

县建筑公司、县交警中队等在这里办过公,我进去过,但原来的气息已荡然无存。1990年代中期,这座建筑也因辟绿带而被彻底荡平。

以前的叶家祠堂没了,以前的公交叶家祠堂站,后改莘光小学站也没了,我记忆的依托没了?

不!岁月也许会带走许多东西,但有些记忆是难以抹去的。况且,沪闵路还在,始建于1906年10月、1909年7月全线竣工通车的沪杭铁路还在,1976年开挖的淀浦河还在,只不过它周遭不再是荒野乡村了,它被湮没在现代化城市中了。

代之而起的是沪闵高架入口,是地铁外环路站,是多条公交报春路站。高铁、动车在它南侧呼啸而过,沪闵路加上沪闵高架路在它北面叠加穿越。

时代汹涌,然而曾经的过去时可遇见,过去的叶家祠堂,远去了吗?起码我们在那上过学、因缘际会过的几代人,或依稀或清晰记得它。

由于直接给出容易被删
请打开微信搜索“兔豆”或“toooodou”关注公众号获取
微信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其他文章感兴趣

宅男女神推荐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