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找福利、看电影尽在[且听风吟福利吧]
> 福利社 > 蓝沢润身上香水味让我至今难忘

蓝沢润身上香水味让我至今难忘

福利社

刚毕业那会在工厂打工,主要是从某些种子里面提炼相关的物质。

那时刚踏入社会,不工作就没饭吃,要不然是不会去那干的。

工友以大爷大妈居多,他们告诉我说,小伙子最好别干,对精子不好。

蓝沢润

我也没在意,天天下班了就用那诺基亚的手机登上QQ,加好友,希望可以约个炮。

其他工友都去消费去了,旁边几条街的妹子洗头技术很好,不过单是洗头就能把我们辛苦挣来的工钱给赚走一部分。

我也去洗过,不过因为自己有生理洁癖和心理洁飞癖,就只是洗了洗头,聊了几句,希望用那些花言巧语就能走进她们的心里,谈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但显然是不可能的。

后来实在受不了那工厂的生活,去了一个花厂,因为走之前被上一工厂扣了半个月工资,除了吃饭抽烟,钱已经很少了。

幸好这里的妹子比较多,也都是心地善良的人。

我吃饭的时候,就和她们拼桌,顺带吃她们打的5块钱的凉菜,其实7元就能吃到荤菜的,不过大部分人都不舍得。

我初来乍道,比不上心灵手巧的姑娘们,计件很少。

我们的工头比我还小,名叫蓝沢润,像刚成年的样子,但是特别小巧可爱,还爱笑。

她有时也帮我做一些成品,都算做我的件。

女工很多,男人真的太少了,所以比较受欢迎。

所以在Q上加她们,基本上都能通过。

聊几句,第二天吃饭的时候就见面了,打情骂俏、拉手之类的都不是个事。

上午认识,晚上下了夜班就可以去后面的小树林亲亲。

犹记得那晚和蓝沢润在小树林里面,清亮的月光从斑驳的树叶缝隙中洒下,闻着她身上snis牌子的香水,让人为之迷醉。

她光滑的肩膀、高耸的玉峰上面就像披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那晚的缠绵,那晚的激情都是从不曾体验过的。

蓝沢润

但这里的女孩子实在是太多太热情了,让人眼花缭乱,乱花渐欲总是迷人眼。

她们就像初生的鸟儿一样,憧景着更深邃的天空,想要飞得更远。

也许爱情剧看得太多了,她们都向往着美好好的生活,浪漫的爱情。

她们发了工资很少吃喝,全都买啃了一口的果子去了,还有的买衣服和妆品,稍有良心的会给家里寄一部分,比如说151块钱。

那时候的约真的是好简单,简单得空气中好像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你都不需要努力,各色妹子都会来主动和你搭话,一边笑嘻嘻的谈论寝室的其他女孩,一边给你看她们做的美甲。

她们听的歌,怎么说呢,歌词比较通俗易懂,但内涵稍显不足。

城市的夜晚 霓虹灯璀璨

点亮了黑暗 赶不走孤单

午夜和白天 不停的交换

游走在街头 一个人落单

节日的狂欢 情人的浪漫

所有的快乐 都和我无关

无聊的工作 让人很心烦

这歌就好像某城市清扫过后,那些女子表露出的寂寞与惆怅。

类似上面这种内容的歌曲,在她们的手机里还有很多,有时我也会和她们一人一个耳机依偎在一起听,身体吃着豆腐,嘴里吃着炸得臭臭的臭豆腐。

蓝沢润

一个人的时候,偶尔会觉得像在做梦,也会一个人安静的拿着手机看上面的文章,不过就连这个时候有时也不得安宁,会被妹子推倒在寝室的床上。

这里管理算是比较混乱的,男女寝室混排在一起,有时在过道碰到其他男工,与他们那带着憔悴和兴奋的目光,四目相对,彼此都会虎躯一震,心照不宣。

日夜操劳,这个词语现在有两个字每当想起和看见就觉得累。之前那工厂没伤到精子,倒是在这花厂把前列腺给伤到了。

觉得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因为在这里感觉越来越颓废,越来越萎靡,长此以往,人将不人。

于是我又换了一个工作,搞装修。

里面有一个小工问我约过炮吗?

我告诉他没有,不过如果他想,我可以推荐个地方,那是一个女生主动男生被动任何男人都会迷失的地方。

半个月后,那小伙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怎么也没找到我说的那花厂。

我耐心的告诉他坐几路车,到哪个站下。

他说他打租车去,问司机,那个老司机说他在这城市开车这么多年,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厂,也没这个地方。

挂了电话,我没在意。

有一天我跟着装修队去那边接活,下班后想着去重游故地或是重温一下旧梦,现在对那个温柔乡的姑娘们挺多怀念,当初要是不用安全套,现在说不定都已经儿女绕膝嬉戏了。

当我看到那荒草丛生,一片苍凉的地方,只感觉刺骨的寒冷。

我站在,凛烈风中,带着满身的疑问和心痛,想那曾经的百媚千红,究竟是恩爱葬送,还是斜阳正浓。

由于直接给出容易被删
请打开微信搜索“兔豆”或“toooodou”关注公众号
回复“兔豆爱丝恩爱爱丝舞霸久”获取
微信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福利社文章感兴趣

宅男女神推荐

登录注册